任泽平:我们正站在全球金融危机的边缘


截至3月12日,疫情蔓延至全球121个国家和地区,全球超过10万多人次。全球金融海啸,2月下旬以来油价最大下跌超过30%,美股两次触发熔断。

中国大陆研究机构恒大研究院北京时间3月15日发布研究文章认为,我们正站在新一轮全球经济金融危机的边缘,疫情全球大流行只是导火索,根源是全球经济、金融、社会的脆弱性。

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至今,12年过去了,美国欧洲主要靠量化宽松和超低利率,导致资产价格泡沫、债务杠杆上升、居民财富差距拉大、社会撕裂、政治观点激化、贸易保护主义盛行。

中国应充分估计当前经济形势的严峻性,化危为机,倡导“新基建”、“以第二次入世的勇气推动改革开放”、“调节收入分配、扩大中产、提振消费”。

中国疫情在1月下旬开始迅速蔓延,目前在武汉封城、延迟开工等政府强有力的措施、一线工作者努力之下,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。

海外确诊指数级增长,亚洲及欧洲为重灾区。2月中旬以来,海外疫情进入快速扩散期。截至3月12日,新冠病毒扩散至121个国家和地区, 累计感染5.3万人次,感染人次超过1,000的国家达到7个,分别为意大利、伊朗、韩国、法国、西班牙、德国和美国。

意大利成为海外疫情最严重的国家,实施全国封锁。韩国疫情因宗教活动失控。日本疫情因“钻石公主号”扩散,出现小规模聚集性感染。美国疫情3月份之后开始爆发,美国政府对新冠肺炎不够重视、各州自治无统一规划,直到3月14日才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。

3月份日本、意大利、韩国、美国等国家的疫情更像中国1月底的情况,还在扩散和恐慌的状态,国家从不重视到重视,并开始采取强力措施。

反观新加坡和中国则能够快速控制疫情。纵观新加坡应对新冠疫情的各种措施,主要包括:按流行病学标准,全力追逐每一个病例的传播链条;应收尽收,以财政补贴、鼓励疑似者尽快看病,政府掏钱鼓励人们看病;用一切可能方法,确保本地医疗资源平稳运行;全力推动充分的诊断,保障临床医疗资源充足;收紧签证政策,严格防控外来输入;铁腕管理、强制居家隔离制度;鼓励勤洗手,使用戴口罩,保持个人卫生;避免大型聚集公众活动;及时的信息披露和充分的公众沟通解释,缓解公众紧张。

新加坡采取的这些措施有赖于强大的政府、雄厚的经济实力、高效的民众执行力、科学的防疫体系、以及愿意付出较大的短期代价换取长期的胜利——这些和中国的“战疫成功”,有颇多相似。

中国和新加坡快速遏制疫情的成功经验为全球燃起了希望,如果疫情严重的世界各国政府采取上述有效措施,也有望能有效战胜疫情。3月12日全球有11国股市因大跌而触发熔断。亚洲方面,泰国、菲律宾、韩国、巴基斯坦、印尼等6个国家股市均发生熔断。

在经历11年牛市后,2020年2月下旬以来美股大跌,两次熔断。3月9日和12日,道琼斯工业指数下跌均超过2000点,美股猛烈下跌触及7%的一级市场熔断线,是1997年以来首次引发熔断机制。

2月20日至3月12日,道琼斯工业指数、纳斯达克综合指数、标普500指数分别下跌27.76%、26.64%、26.74%,美股已进入技术性熊市。

金融危机
全球化危机
美国肺炎疫情
中国经济

分享到